• 小說首頁 > 连身袜 > 第5821章 连身袜

      我和董季的感情發展很快。老公比我大十來歲,他對我就像對一個長不大的孩子,家里大小事情全是他拿主意,甚至我穿什么衣服、戴什么首飾他也要過問。孩子也只聽他的話。隨著年齡的增長,我對這種地位有些不滿意。跟董季在一起就不同,他很少提出自己的意見,什么都由我作主,我喜歡這種感覺。

      對我的質疑:1我與汪玲露雖人不同一路,可同在北京,彼此還陌生時,她曾受傷,我與朋友開車接她去醫院,朋友付藥費,我全程照顧(不認路接晚了對不起,讓受傷的你上車喋喋不休);她每每孤獨,我前往其住處,沒讓她跑動過;她登臺不久負面不斷,我見其落淚聽信捏造故事,頂著同樣挨罵壓力公開贊美她、批評中傷之人;國慶期間,她北京無親無友,我未回家陪伴左右。短信合照都還在。我所有悉心的照顧到此為止,若非善類,善良只是助紂為虐。我足夠天真,所以不論身邊還是網絡平臺,都不是可以沒了道德與素質的地方,如果詆毀如果語言中帶有人身攻擊的人請離開

    男人還反映,他們在社會生活中殘酷地廝殺和競爭,使得他們回到家后,只想休養身心,不想過多去表達感情了。這可能和男人女人參與社會競爭的程度有關,一個女人在社會生活中不成功,可以天經地義地在丈夫的庇護下生活,但男人只能直面嚴酷的社會生存壓力,這是他們變得沉默的重要原因。

    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